城市记忆

0每周更新 943文章总数

儿童公园小火车

6月21日清晨,我特意起了一个大早。6点整,来到位于果戈里大街的儿童公园正门门口,跟随着晨练大军,进入了公园内。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看一看我那阔别十多年的老朋友——小火车。至于...

纪念红军


很多人都知道1945年苏联红军帮助中国解放东北的历史,虽然他们也有他们自己的利益,但毕竟是赶走了霸占这片土地14年之久的日本人,所以无论是哈尔滨、长春、沈阳这样的省会,还是牡丹江、绥芬河、东宁这样的二线城市,几乎整个东北都能见到苏联红军的纪念碑、烈士陵园等建筑物。但是,我不清楚是否有哪个城市会想哈尔滨这样,在城市的正中心修建一座纪念外国军队的纪念碑,并为一条重要的街道命名为“红军街”。要知道,这条街正对着的便是“中山路”,而国内城市只会将最繁华的街道命名“中山”,以此纪念推翻封建帝制的中国国父。

虹销雨霁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哈尔滨人,我自然也会为索菲亚教堂和中央大街而感到骄傲。但是,在我内心深处,还藏着一座我认为最美丽,最具神韵的建筑,那就是霁虹桥。

和霁虹桥的初恋,是小时候看一个以老上海为背景的电视剧,霁虹桥成了一个片段的外景。情节记不得了,大概是一男一女在桥头歇斯底里地谈着他们那歇斯底里的恋爱吧。如果我是导演,我会这样拍霁虹桥:夕阳把天空染成橘红色;桥下蒸汽机火车缓缓驶过,使得桥上烟雾缭绕;白色的雪地桥面延伸着黑色的车辙;镜头推近,美女一头,黑色大衣,白色毛衣,褐色围巾,微笑着走过桥头方尖碑上的1926字样。

重游一曼街

自从上大学以后,这大概是我第三次来到一曼街,若不是为漫步哈尔滨准备一篇文章,我想还会像前两次一样“路过”吧。这是一条以英雄的名字命名的街道,这是一条南岗、道里、道外三区分界的街道,这是一条浸染过烈士鲜血的街道;这也是我非常熟悉、别具意义的街道。

东北网:寻访东北亚丝绸之路

周末回家,按习惯用最短的时间迅速浏览过去一周的报纸。在《新晚报》的一页中,偶然看到《鹿鲁吉站:金代的丝绸魅惑》一文,才了解哈尔滨市的道外区还曾经有过这样的一座古城,而系列文章的...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