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五县匪首刘作非

王树元

刘作非,原名刘迁汉,1911年生于吉林四平市,东北大学毕业,虽说他出身于一个大学生,但经历却十分复杂。

1938年前在帽儿山日本铁路警护队当巡监补。1940年初入日本东京内务省警察训练所,1年后毕业。1942年初从日本回国,在哈尔滨伪警务厅督察室任督察员(警佐)。1943年调呼兰警务科任警务股长,同年冬调珠河(今尚志)警务科警防股任日语翻译,1945年春任警务股股长。“八•一五”光复后,被珠河县维持会派到一面坡任公安局长。

刘作非给人的印象是温文尔雅的面孔,其实他骨子里心狠手辣,笑里藏刀。这个伪官吏认为若能飞黄腾达,只有跟着蒋介石干。于是他到长春,找到国民党吉林代表石坚,领受了建军任务。回到一面坡,他便开始大肆招兵买马,建立起一支由敌伪残余势力组成的80余人警察队。

1945年10上旬,我党抗联干部马克正也从珠河县来到一面坡,组建了一支人民武装——保安队,这对刘作非的警察队是一个严重的威胁。刘作非便秘密勾结土匪武装,有五常县小山子的刘国良,老街基的温绍元、王金山,一面坡三阳的韩显庭(韩小胡)、李金德等匪队近200余人,于10月12日进入一面坡。

1

位于(现)五常市的革命老区小山子镇

马克正得知刘作非要对自己下手的消息,决定暂避其锋芒,缓解与刘作非的关系,可是刘作非却步步紧逼,要缴马克正队伍的枪,幸亏苏联红军相救才没得逞。到夜晚,刘作非命他得力土匪王金玉,带人闯进马克正的保安队长赵洪太家里将其全家杀害,并缴了赵洪太保安队的械。

马克正得知消息后求助苏军出面,缴了刘作非一部分土匪的枪,刘作非见事态不妙,当即逃到了珠河县老街基乡。而后将他的匪队进行了整编,命名为“东北侦察总队”,他自任队长。他把一些国民党员都安排在重要位置上。他的匪队人数剧增,很快扩充到500多人。刘作非扩军迅速,得到国民党的嘉奖。不久,刘作非被委任为“东北保安总队”队长;长春又委任他为国民党“先遣18师”师长;在哈尔滨扩军的国民党27军军长姜鹏飞又任命他为106师师长。

面对这一连串的“桂冠”,刘作非神魂颠倒了,野心膨胀。到处搜罗伪满残渣余孽,千方百计扩大队伍。最多时曾达到他所宣称的八个大队、两个独立中队、一个独立团,共计800多人。他认为;当前是个乱世之秋,乱世出英杰,只有在混乱中才能干出点名堂来。他开始策划如何攻打珠河县……

1945年12月14日,刘作非领着800多人的匪队包围了珠河县。上午7时许,土匪从三个方向向县城发起攻击,然而,在马克正的正确指挥下打退了土匪一次又一次的冲锋。

2

现今小山子的西街口

刘作非不甘心自己的失败,1946年1月12日凌晨,他又一次纠集匪队全部人马,向一面坡发动进攻。保安大队英勇还击,战斗十分激烈。战事紧张时苏军出击,保安队士气大振,把土匪打了出去。保安大队于13日午后再次出击,刘作非匪队再次遭到沉重打击后逃往成功屯。

1946年1月21日,三五九旅的一支队伍开往延寿县途中,在成功屯附近遭到刘作非匪队的伏击,4名营连干部和7名战士牺牲。在三五九旅的反击下,刘作非带领土匪逃到新五区(当时归五常管辖的冲河)等地活动了一段时间,又窜到了小山子外围。此时,小山子已被地方维持会保安大队陈振东部所控制,但随后陈振东派他的秘书张甲铎去哈尔滨与国民党接关系,而后投靠了刘作非“东北先潜挺进军”,成为土匪,在我军沉重打击下逃出小山子城。

2月5日趁我区中队换防之时,陈振东的坐探伏殿武为陈匪通风报信。是日夜陈振东、刘国良带土匪向小山子发起进攻,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守卫在小山子(四区)的我区长张守约带领队伍冲出了包围圈,小山子失守。

土匪占领小山子后,我田松支队两个连、三五九旅一部分队伍将小山子团团围住,一阵猛打,土匪突围逃窜。刘作非得知后惶恐不安,领着匪队到处乱窜,最后逃到了乌吉密的四方顶子。

我军占领小山子后,土匪们不甘心失败,几天后,陈振东等土匪趁机进攻小山子的区政府所在地“会兴东”烧锅(现供销社院内),区长张守约率2中队进行顽强抵抗,牺牲了10几名战士,其余突围,小山子又落到土匪手中。

在四方顶子的刘作非正愁没有出路的时候,听说小山子又被土匪占了心花怒放,高兴得同刘国良谋划后决定联络五县的土匪群聚小山子,组成强大的土匪阵容。

次日,一队马拉爬犁在林海雪原上飞驰,穿山过岗下大坡,从四方顶子向五常、方正、延寿、苇河、珠河、五个县奔去,这是刘作非匪队带着礼物去接各县的土匪。

三天后,五个县的20余股土匪全聚小山子镇。这里有冲河的薛连峰、延寿的杨贵,苇河的兰玉礼,还有珠河老街基乡的惯匪双山(王明德)和小山子城内的陈振东、一枝花匪队,共有1700多匪徒全部开进了小山子,小山子镇一时群魔乱舞。

刘作非和五县的土匪头子们住在一个地主的大院里,这个大院就成了土匪的指挥部。晚上刘作非召集各土匪头子开会,慷慨陈词,炫耀国民党武器精良,又有美国人支持,半年内消灭共军等等。而后又说;“我们将五个县的主力武装留在这里,是因为小山子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这是我们通向哈东必走之路。大家看到了,这镇子四角都有炮台,有高墙,四周是一马平川,共军不好进攻。三五九旅、田松支队从这过都吃了亏,尽管他们是主力部队,也无奈我何!”刘作非接着又说;“依我看工事还要加强,重机枪和小炮放在四个角的炮台上,再组织一个爬犁流动队,把重机枪放在十几辆马爬犁上,哪个角吃紧就到哪里,叫共军干着急白瞪眼。”

经过众匪首们一番议论,刘作非做出了战斗部署:立即把全镇的男人集中起来,继续修工事,将城墙外的壕沟加深加宽并做成斜坡,浇上水形成冰坡。由枪法好的70名土匪组成特别炮手队,配20副马爬犁、七挺机枪。三门迫击炮,做机动用。

第二天一早小山子的百姓被强迫出工为土匪整修工事。据现年91岁的孙荣老人讲:“当年修工事,如果谁家不出人就得拿钱,我当时也被强迫去了。”

1946年2月22日,在小山子四周的山岗上、密林里,埋伏着1700多名身着白披风的民主联军战士。两门野炮对准小山子镇里,几十门迫击炮、掷弹筒也在山坡上架好,我军已完成了对小山子的全面包围。

经过三天的僵持,25日拂晓时分,解放小山子的战斗打响了。我民主联军经过七昼夜艰苦卓绝的浴血奋战,终于在28日把小山子的西北角的炮台炸开,我军如一把锐不可挡的尖刀,直插敌匪心脏。匪首刘作非见势不妙,当即用匪之口令“车”和“爬犁”的呼喊声中(撤退的意思),带着残匪从城南角处狼狈逃窜。

刘作非是一个沾满我民主联军官兵鲜血的大匪首。由朱德总司令命名的“钢铁连”是八路军的一个百胜的英雄连队,在小山子战斗中,被刘作非匪队打死该连长李财顺以下72名战士,仅这一次战斗,我军就牺牲200多名官兵。

经此一战,刘作非也元气大伤。他从小山子逃回五常老五区,把残部交给匪团长王奎一后去了哈尔滨。国民党松江省省长关吉玉给他打气,封他为“穆棱县县长”,给了他十万元赏金,把他的余部更名为“东北保安长官部松江省第七支部”。刘作非又精神起来,他到珠河县小九站召开残部会议,决定把指挥部设在帽儿山。刘作非到小九站不久,受到朝鲜义勇军的打击,逃到帽儿山,哈东军区部队又将其包围。刘作非又逃窜到老五区,朝鲜义勇军追击到老五区。在我军的层层围剿下,刘作非的一中队在姜家沟被打垮,七大队被缴械遣散,一大队大部人员于6月3日在老五区向我军投降,独立二中队只剩下7人。

1946年6月20日,刘作非从老五区窜到亚布力,与延寿县中和镇和珠河县庆阳镇的残匪卢耀民、胡作凡、陶振海等勾结起来,又拉起了200多人的队伍,继续与人民为敌。经我哈东军区指战员的围追堵截,将其打得落花流水。9月,刘作非的三大队又被打垮,与五大队残部一起举起白旗。最后,刘作非成了一个光杆司令,于1946年11月初,只身逃亡到了长春,投靠了当地的国民党珠河同乡会。后来他到了锦州,呈受国民党北行营的派遣,在锦州的蒋军中任政工官,还任过某中校队长。

我军攻克锦州后,刘作非和同僚谢宝畸跑到大连,两人准备上船逃往山东,就在上船的一瞬间,谢宝畸改变了主意,他不想再跑了。刘作非恶狠狠地说:“回去只有死路一条,逃命吧!”

刘作非没有说服谢宝畸,他自己乘船跑到了山东,他在国民党的一个盐税关卡干了一段时间,后来又到了北京。北京解放前夕,刘作非又逃了,此后下落不明。

刘作非吉林口音,中等身材偏瘦,眼睛不大,近视,当时带个白框眼镜。耳朵小,脸呈长方形,尖下巴,说话慢,性格好,会笼络人。他爱唱歌,会拉胡琴,喜欢打乒乓球、篮球,会日语。

1946年,刘作非家曾在哈尔滨市道外区桃花巷纯化街第一胡同居住。解放初期他的妻子在尚志县,姓李,个子较小,瓜子脸,以后去向不明。

刘作非有两个孩子,若是活着今也70岁有余。(哈尔滨工务段)

3

位于小山子东街口的烈士陵园

4

91岁的小山子居民孙荣老人

2015年2月5日 此稿已发“两党”

责任编辑:长河

王树元

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曾在《人民铁道报》、《黑龙江日报》、《哈尔滨铁道报》 、《哈尔滨党史》等刊物发表多篇文章。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哈尔滨五县匪首刘作非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