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借生活的嗓子唱了一首形式之上现实之下的诗——访独立音乐人云硕

瞳孔记录 11个月前 (11-16) 0

作者:钱钱 ,东北林业大学学生,大话哈尔滨瞳孔记录编辑,微博@钱钱钱多多啦啦啦


qq%e6%88%aa%e5%9b%be20161117123202

第一次看见云硕是没多久以前

舞台角落打着非洲鼓,干净的白衬衫在舞台灯光的映衬下发光,轮到他唱时,一句”伊通河贯穿整个长春,让他不会在意蒙上灰尘”把我带到了长春宁静的同志街,站在街角凝望暗夜下的一切,我看到了一条河,河上有船,船上一位白衬衫的少年打着非洲鼓唱着生活。

“所有繁华喧嚣都置身事外,尽管我一直都在深深的热爱”

云硕是河北人,六岁时听了beyond的歌,于是钟爱音乐。十六岁接触到了吉他,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不听他们的歌,我根本不可能走音乐这条路,是他们带我上了道儿”。云硕十七岁的时候随父母来到北京生活,在北京遇到了”四哥”秋野(前段时间单车巡演,东北偏北厂牌一位优秀的独立音乐人)组了乐队,在酒吧驻唱。那时候还没有接触民谣,”翻唱一些流行或者写一些偏摇滚的歌”。在北京的那段日子是很纯洁的,每天除了练鼓就是练鼓,就像他后来写的歌一样,丝毫没有一些民谣音乐人经典的风花雪月桥段。再后来,北京的一切繁华都太过繁华,被尊贵为至高无上的梦想在鼓楼大街遍地都是。于是”感到绝望”的云硕背着他的吉他一路向北,随秋野来到了东北。

fullsizerender1

“异乡的秋天很美,我爱这落叶纷飞的时节”

来到东北以后先是开琴行再各种驻唱,十八岁的云硕一直保留着六岁的梦。开始只是想来东北看看,谁知这一看就是十年,梦想在这里又一次被拾起而漂泊在异乡的人也终于有了一个家。从前的从前,十几岁年少轻狂唱着摇滚把乐队看成家,在北京很穷,用青春支撑着理想。

而现在,懂得了责任也有了要负责的人遇见了真实而完整的家,在东北不富,却努力得生活。

云硕早年的一首歌《爸爸妈妈》里面写着”记得你们总是对我说,出门在外不要被骗了。可我只学会了实话实说,可能那才是生活”现在的云硕有着六家小档口,做着还算兴隆的生意。他也在微博调侃”来长春吃糖葫芦找我”也和”四哥”、和曹槽、和东北偏北厂牌的兄弟一起四处演出,长春的朋友可能都不陌生,包括陋室还包括同志街的工商银行门口隔段时间就会出现”一支民谣乐队”。有人唱着敲着有人哭着笑着,暮色渐来,各自回家。

fullsizerender2

“你是一首形式之上的诗,给我太多苍老的记忆”

有人说:”民谣很穷,一根烟三杯酒;民谣又很富,四海为家”。可是云硕说:”民谣就是歌唱生活,和穷富没有太多关系。”接触民谣这种音乐风格是通过秋野,第一次听的时候觉得”特别难听”,”包括秋野几首很火的歌,我当时也觉得’这谁听啊?'”可是后来,开始慢慢尝试朴实无华的歌词和唱法,用最平凡的方式表达出自己所有的人生态度。民谣于云硕来说”比较走心”。

fullsizerender

给我印象很深刻的是,云硕的微信头像是他在索菲亚教堂前面拍的照片,他说”哈尔滨我虽然来的次数很少,但是我很喜欢。它是我向往的城市,包括它的建筑它的人文气息给我的感觉就是很美”,云硕一共来过哈尔滨两次,一次是和曹槽巡演,一次是跟秋野巡演,那么接下来会是第三次,他自己的巡演。这一次他会带着他的限量EP《形式之上的诗》与他所向往的城市见面,如果你也喜欢民谣和独立音乐,可以去网易云音乐搜”云硕”也可以微博关注”云硕-东北偏北”,如果你也从中听到了故事和画面就请在11月26日这一天来哈尔滨北方国际青年旅舍和云硕一起分享。不知你是否也能在歌儿中看到河流和少年。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完整的作者信息(包括作者联系方式)以及本文出处(来自大话哈尔滨)。转载前须与作者联系,取得作者的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