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解放日

哈尔滨故事 4个月前 (04-05) 0

作者:傅琴 ,联系方式:654877796@qq.com


在我的记忆中,我父亲的工作证上参加革命工作的时间是1946 .4.28,可我却不知这个日子的涵义是什么。

我父亲是在20多岁时从关里家来到哈尔滨谋生的。那时的哈尔滨是在日本人铁蹄下。开始做一些小生意,后来经人介绍,来到了一个日本人的家庭,为这个家庭担生活用水。这家的男主人是当时的邮电管理局局长。为了一家人的生存,父亲受尽了日本人的凌辱与欺压。我曾听他讲,在1945年8月15日这天,突然感觉到周围的日本人个个表现惊慌失措的样子,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过了一会,就听说日本人投降了,瞬间日本人跑的无影无踪。巷子里的中国人个个欢欣鼓舞,中国人民胜利了。

1945年8月18日苏联红军进入了哈尔滨。20号宣布光复。23日李兆麟带领抗联也进入了哈尔滨。再后来,八路军,新四军也进入了东北与抗联建立了东北民主联军。但是根据早年苏联政府与国民党政府签订的同盟条约,在苏军的要求下东北民主联军从哈尔滨撤至东郊宾县。苏军自1945年8月18日进驻哈尔滨8个多月后,决定1946年4月底从哈尔滨撤出,而近在东郊的我军“陕北好江南”南泥湾359旅,在刘转连旅长的代领下,担当起解放全国第一个大城市的历史任务,接收哈尔滨。在解放哈尔滨的过程中几乎并没有遇到任何抵抗,没放一枪一炮,十分顺利。哈尔滨人民在长达14年抗日斗争期间没有看见国民党的影子,却在日寇投降后看见来哈尔滨的国民党接收大员的腐败和与土匪联手祸国殃民,所以在苏军撤军前夕哈尔滨各界人民联合致电邀请我党我军解放和管理哈尔滨,实际上是哈尔滨各界人民把我党我军请回哈尔滨的。苏军撤出哈尔滨之前已通告国民党,国民党自知其无社会根基,驻守哈尔滨的国民党军队随苏军撤至海参崴从海上回归国统区。

我大姐(她当时只有6岁)讲述过这样的故事,1946年春季的一天,她正在院子里玩耍,突然一支队伍赶着大马车,车上装载着一些粮食就进到了我家所居住的大院里,他们在院里搭起了炉灶,生火做饭。他们腰上都别着手枪。她说当时非常害怕,拽着母亲的衣襟不撒手。可他们却非常的和气,主动给我们饭吃,还帮我们家干活,挑水劈柴等。晚上他们主动说,我们睡在你们家的地上,绝不影响你们的正常生活。后来才知道,当年进住我们家的队伍是著名的359旅。他们没放一枪一炮,在苏联红军撤退的第二天就占据了哈尔滨。那一天是1946年4月28日,是哈尔滨的解放日。1946年5月3日,哈尔滨市人民政府成立。哈尔滨是全国解放的第一座大城市,从此哈尔滨市成为了东北共产党党政军最高领导机关所在地。为东北,乃至全国解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哈尔滨回到了中国人民的怀抱。同时我的父亲也走进了通信行业,这伟大的日期永远刻在了我父亲的工作证上并在邮电系统工作了几十年,直到退休。

359旅解放哈尔滨市的队伍

我曾听我母亲讲过,她当年参加了为359旅子弟兵做衣服,做鞋的活动。4月28日哈尔滨解放的日子,离“五一”很近了,当时“松花江都开了(融冰了),天也热了,可战士们还都戴着狗皮帽子,穿着棉衣服,进城的几支部队都没有春装可换”。这样的细节很快被热情欢迎部队进城的哈尔滨市民注意到了,家庭主妇们自发的为战士们做衣服了。一两天就送到了营地,战士们都换上春装,非常高兴。体现出当年的这般“鱼水情深”,让人们今生难以忘怀。

1946年4月28日,是哈尔滨历史上永远值得纪念的日子,我的父母见证了这个伟大的日子。这一天她回到了人民的怀抱,成为全国解放最早的大城市。谱写了哈尔滨历史的新篇章。当年6月,中共中央东北局、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部及其附属机关全部迁驻哈尔滨市,在此后两年多的时间里,哈尔滨一直是东北地区党政军领导机关所在地,是东北解放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是支援东北和全国解放战争的重要后方基地。辽沈战役胜利后,我军势如破竹,所向披靡,不断取得辉煌胜利,全国解放指日可待。为此,中央决定从东北解放区抽调干部随军南下,接收并管理从国民党统治中解放的大中城市。从1948年6月至1949年9月,哈市分多批组织干部参加南下。大部分留在武汉、南昌、九江,有的到了广东、广西、湖南、贵州、南京等地。南下干部用自己的劳动与智慧同新解放区人民一道,为支援全国解放,迎接新中国的诞生,做出了重大的历史贡献。

359旅长刘转连

哈尔滨的这段革命史记录下了老一辈无产阶级共产党人不怕牺牲、为人民解放而付出一切的高尚的情操和崇高的境界,记录下了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走向解放和富强的历史发展道路。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在哈尔滨的历史上也留下了光辉而多彩的一页。

2017年4月4日星期二

此文献给哈尔滨市解放71周年

大话哈尔滨

黑龙江最活跃的城市文化主题互联网社群

大话哈尔滨

更多精品文章与互动、活动,欢迎关注大话哈尔滨微信公众号(ID:imharbin)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除以作者名“文摘”发布的文章外,所有文章均为作者原创或授权发布,任何媒体与自媒体转发请通知我们获得原作者授权事宜,否则一经见到,举报到底!
  • 本站发布的文化活动信息均非广告,票务等任何收入与本站无关,演出等信息以各主办方发布的最终版本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