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着沧桑的曲线旅行:百年“花园城镇”横道河子

中东铁路 3周前 (04-06) 352 人围观 0

作者:雪狼刀风 ,陈文龙,1967年出生,黑龙江省大庆市人。高级经济师、摄影师、户外旅行者。从事教育管理工作近三十年,研究主要方向为远东近代史、中俄关系史和中东铁路历史。近年来自费考察中东铁路,并在《中国文化遗产》、《中国国家地理》、《铁道知识》、《中国地名》、《华夏地理》、《黑龙江史志》、《学理论》、《北国旅游》、《黑龙江日报》、宁夏《新消息报》和《大庆日报》等杂志报刊以及网易、新浪、搜狐、凤凰网和中国国家地理等国家主流网站,发表了大量有关中东铁路历史建筑现状调查的文字和图片。


 

          铁轨声的思绪

我踏上南去的火车,车轮撞击铁轨的轰鸣声,使我思绪万千,随着中东铁路的修筑,黑龙江亘古的蛮荒走进近代工业化:一些大大小小的城市、集镇随即出现。火车带着滚滚的浓烟,伴随汽笛声,一路飞越呼伦贝尔高原;翻过白雪皑皑的大兴安岭;在肥沃的松嫩平原歌唱;跨过了林海张广才岭。
颠簸的火车驶出张广才岭的西北坡的帽儿山,速度开始变得缓慢。困意袭来的旅客陆续睡觉了,同行者花儿朵朵几个年轻人,趴在座位上,随着铁轨的节奏朦朦胧胧。我和英子、笑妍聊着各自户外旅行的见闻,英子性格开朗,不时发出清脆的笑声,引来周围人的一片好奇。

凌晨四点半,奔驰一夜的火车,缓缓驶入横道河子镇。我们急忙收拾背囊走出站台,找了一个旅店住了下来。灰蒙蒙的天空,淅淅沥沥地小雨。大家都在问还能爬山了吗?我没有回答,心中默默祈祷天气好转。

横道河子印象

清晨,一阵儿花香袭来!睁眼一看,同伴打开了窗户,外面的雨停了,不远处山坡上,野花争奇斗艳。我们简单的吃过早餐,奔向横道河子镇的老街。横道河子镇名的来历,据说是和镇内一条横穿南北道路的河流有关,故名“横道河子”。

1898年,中东铁路施工全面展开。铁路当局勘察修路期间,发现横道河子西北的高岭子,是张广才岭险峻的雄关,于是决定修螺旋展线路翻越高岭子。

众多历史文献充分说明中东铁路时期横道河子镇,人口众多,在铁路全线地位尤为重要。公元1919年5月,哈尔滨吉林铁路交涉局总办傅强给东省铁路公司督办郭宗熙的报告称:“分局得此消息后,驰趋工厂一再开导,盖深知横站工厂为各站所注目者,恐牵动路线全局。”铁路沿线以及附近城镇,“值此俄帖毛荒之秋,柴米昂贵之时”, “查东线铁路工人以横站位最多,倘有动作,各站易受影响”。同年五月三十日,横道河铁路交涉分局俞骏为平息华俄工人罢工事呈:“如此横站司机、工厂华人之风潮,俄人即有派代表赴哈者,而他部分如电报、车务、工程、材料各处亦多均抱乐观者。”

从1903年中东铁路开通后,横道河子一直沙俄是重要军政机关所在地,鼎盛时期驻有中东铁路护路军三分之一的兵力。一些中外商人见在横道河子办实业有利可图,蜂拥至横道河兴办工厂和商行。短短几年密林中的小镇,迅速成为一座繁华集镇,素有“花园城镇”之称。

踏访历史建筑群

横道河子镇地处张广才岭山脊东侧,呈带状分布,小镇两侧崇山峻岭,林木葱郁,河流小溪纵横交错,植被覆盖率甚高。斑斓的群山环抱小镇,身临其中,宛如置身瓮缸之内;微微泛红的天空,映照着山峦间,一排排奶黄色的俄式建筑,绚丽多姿。

站立在群峰环绕的佛手山,脚下是日益衰落的古镇。绥满高速从老机库身旁擦肩而过,望着一辆辆汽车匆匆驶过,历史似乎遗忘了工业文明的象征——轰鸣的蒸汽机时代,那些奔驶在林海雪原的蒸汽机车,早已不见踪影。

由于铁路电气化后,高岭子线于1993年废弃了,横道河子也渐渐失去了重要性。昔日的“花园城镇”到处是废弃的建筑,满目苍桑。幸好在一部分有识之士的建议下,政府正在修复保护铁路北面的历史建筑,想利用这份历史遗产,开发近代工业与俄罗斯风情旅游业。

1.造型新颖的大白楼

当年为了给修建铁路的俄国专家、技术人员以及工人提供办公场所和住所,铁路建设局修建了一系列建筑,其中就有专供专家们居住的二层砖瓦结构大白楼,此楼造型新颖,具有较高的艺术欣价值。

夜幕降临。镇子西部,大部分建筑无人居住。只有夏季来临,温暖和煦,雨水丰盛之时,人们才临时把老建筑前后空地开垦为小菜园。也只有夏季,老建筑区才有热闹的景象。而此时老乡们业已收获了丰收的果实,纷纷离开,搬进镇内有暖气的楼房。

我们接近大白楼附近,几处木篱笆内,传来一阵阵咈吠,吓的笑研不敢前行。于是只得绕过眼前这片低矮的建筑,走远道来到大白楼门前。高大的木质门虚掩着,用力推开,里面黝黑昏暗,摸索着上到二楼;在发现图案的那户人家门前,敲打着厚实的木门;空旷的楼梯内,“咚咚”声回荡,震得墙角灰尘、蜘蛛网,发出沙沙声。时间过了很久,屋内也没人应答,失望情绪笼罩着我们的内心。

正当我们准备离开时,隔壁房门出来一位男子。笑研急忙上前说:“昨天我来你家,拍到的图案,我们想在看一下。”说着她用手指向我:“这位是中东铁路历史研究专家,特意来看看情况。”

走进室内,我瞥见窗户下古老的暖气管,于是问道:“这座楼房有暖气呀?”

房主男子回答道:“有暖气呀,锅炉房在东侧两层半下面地下室内,有一百年了,早不使用了。”

房主人的话,使我立刻意识到一些问题,我抚摸着百年暖气,暖气铁管厚实凝重,做工极佳,没有丝毫急功近利地浮躁。

“室内有暖气,这座锅台不是原有的?是后期改建吧?”

“是的,炉台是后来修的。”房主男子回答道。

我为自己的判断正确,由衷地高兴,遂问道:“铁炉门是从别的老建筑里面拆过来的吧?”

房主男子很肯定炉门是从别处拆过来的,不是大白楼的。可他也说不清炉门上面的文字,我和他说以后发现有文字的物件,就别当废铁卖了,且不说价值如何?起码留住了某些历史信息。

2.圣母进堂教堂

由于前一天受凉,胃肠感冒,我呕吐不止。在大家出去参观小镇浓郁的俄罗斯风情时,我独自留在旅馆休息。当我起来去水房打水的时候,发觉水房有个小小的阳台,我走进阳台,尽情的呼吸森林的气息,久久凝望窗外,忽然远处一座山坡上,有十分醒目的东正教十字架图案。

第二天,我出发去寻找教堂,无暇观赏镇子里的古建筑,不知不觉来到了昨晚看到的小山脚下。金色的十月,山坡树木五彩缤纷,美不胜收。泛黄的、火红的枫叶,布满山坡;秋风轻拂,飒飒作响。一般枫叶叶片多为三裂,而横道河子确零星地分布五裂枫叶,俗称“五角枫” 。

眼前这座位于横道河镇301国道南侧的教堂,叫约金斯克教堂,又叫圣母进堂教堂,当地人习惯称为“喇嘛台”。圣母进堂教堂为一层俄式建筑,完全使用木材卡、嵌、镶、雕建成。它始建于l901年,总占地约400平方米。

 3.老机车库

火车驶出横道河子向西北,必须翻越高岭子和虎峰岭险要路段,蒸汽机时代要加挂机车,增加动力爬坡。因此,中东铁路通车后,在横道河子修建了一座大型机车库。高岭子螺旋展线是S型弯道上山,和大兴安岭博克图的螺旋展线到半山腰,再开挖隧道有所不同。

在九十年代以前,滨绥线始终分为南北道运输:客车走南线,货车走北线。因为坡大,货车爬行吃力,消耗能源过大;再者南线开发的早,居民较多。笨重的机车,到了横道河子加挂补机,加满水,前后两辆,或者三四辆机车,轰鸣着爬山高岭子,推过张广才岭后摘开钩子,机车头返回横道河子镇。

日落时分,我赶到老机库。这是一座由15个并列库房呈扇形缠连组成的大型机库,每个机库都有铁轨,向前与不远处的一个圆形大转盘交汇;库房均有拱门圆顶,砖墙坚厚,铁瓦盖项。从正面看,15个圆顶相连,似海浪翻滚。我孤零零地踏着杂草,绕着机库勘察,犹如闯入一百年前的时空,老机库附近似许多俄罗斯人在走动,一位美丽的俄罗斯少女在不远的机库门旁栩栩如生地微笑,让我不禁一步一步地向她靠近,可怎么也触摸不到,姑娘也向前飘着,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使我向前, 恍惚间俄罗斯姑娘不见了。我环顾四周,视野里还是残破败落的机库,杂草丛生,斑斓的墙壁,扇型大转盘改造成蓄水花园。不过附近宣传牌已经显露了政府修葺历史建筑的决心。

东北虎林园观虎
   1. 可怜的小鸡

虎被誉为“百兽之王”,一直为中国人所敬畏。行动迅猛、威力无比的大老虎是财神爷赵公明坐骑,镇宅、驱邪、降灾及生育和财富的保护神,是中华民族的吉祥物。

东北虎又称西伯利亚虎,分布于西伯利亚地区、朝鲜和中国东北地区,几百万年它们一直生活在白雪茫茫的山里林,处于食物链的顶端,和自然和谐相处。而如今“森林之王”确委屈的生活在保护区的铁笼子里,野生虎在中国几乎绝迹。

建国后山区开始建设人口增加,人的活动与虎冲突不断,打虎是那个时代的英雄。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几只东北虎无奈地遥望生存数百万年的山林,跨越中苏边境悄然而去……

1986年一群热爱自然的人,在海林市横道河子镇利用几只仅存的虎,在自然环境中驯养老虎,提出“以虎养虎”,开发旅游和虎的药用,多方筹措养虎的资金。可惜90年代全球禁止虎的交易,横道河子虎园林一直艰辛发展。

我们从镇子里徒步来虎园,大门口冷冷清清,我上前想谈谈能否购买团体票?买票的女管理员无论如何也不肯,并说养虎费用大部分来源于门票收入,无奈只得购买了52元的全票。

观光车开进虎野生喂养区,严密的铁丝网把山林圈成不算大的区域。透过车窗玻璃,看到山坡和树林里,三五成群的老虎懒洋洋趴着。东北虎耐寒,冬天在雪地里跳跃嬉闹;夏天却懒散的不动。

导游小姐说:“可以放活物,刺激老虎跳跃奔驰,八十元买一只鸡吧。”

我征求大家意见,两位有宗教信仰的同伴不参加买鸡喂虎。我虽无宗教信仰,可有着朴素的宇宙观,天地间一切生灵皆平等,虎吃小鸡乃天性,食物链的一环;买小鸡喂虎,看血腥刺激场面满足人的欲望,未免残酷。笼子周围有几只眼神迷茫准备喂虎的小羊。山林里老虎觅食,为自然规律,羊鸡不一定能遇到虎,遇到了也有逃脱的机会,这就看自然的选择。大铁丝网里投放的活物,除了被吃掉毫无机会。人无错,虎无错,只是活物毫无希望的命运甚是可怜,还是不买活鸡喂虎吧。

  1. 与司机和虎管理员的谈话

野生放养区观赏虎,车的窗户不能打开,透过玻璃拍的照片略偏色。以前以为横道河子东北虎林园是把几座山圈起来的自然区域,老虎栖息在原生态环境中。随着观虎车转了两个弯,感觉东北虎林园过于狭小,带着一丝的遗憾离开猛虎区。眼前耸立一座淡黄色建筑,表明是虎博物馆,大家纷纷和里面的虎宝宝合影留念。

借此机会,我同司机攀谈起来。山里人非常健谈,他说老虎一直圈养在小的山坡上,若放养在附近的大山里:一是圈地工程量大;二来老虎病了也不知道,喂养又极其困难。我对养虎人身在物欲横流时代,还这么爱虎表示敬意!也没有反驳他的话。其实虎林园做的非常不错了,要像俄罗斯把某个自然区域划归为老虎的自然保护区保护区,涉及的事情太多,目前的国情无法办到。
离开野生喂养区,徒步到幼虎园近距离接触老虎,懒惰的虎宝宝们看身穿鲜艳衣服的人走过来,隔着铁丝网,仰起小脑袋发出微弱地长啸。

幼虎管理员说:“虎宝宝们饿了,在吓唬人要喂吃的。”

说着她端来一桶盛满肉块铁桶,拿起铁沟子,挑了一块肉,投入笼中。一只小虎争抢到一块肉,吃了下去,旁边的虎宝贝们,气的嗷嗷叫。
管理员又劝我们买肉喂虎宝宝,说虎每天食物不够吃,经常处于饥饿状态。她还说,虎每天需要5——8公斤的肉类,按目前市场价格牛肉每斤25元,鸡肉每斤18元,一只虎每天约需125——200元,园内600只老虎大概75000——120000元,每年得需要人民币400万元。国家给养虎财政资金有限,横道河子虎园林只能依靠门票来补充不足。我们进虎园之时,无论怎样谈也没能给团体价格,也许有这方面的原因。

 

大话哈尔滨

黑龙江最活跃的城市文化主题互联网社群

大话哈尔滨

更多精品文章与互动、活动,欢迎关注大话哈尔滨微信公众号(ID:imharbin)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除以作者名“文摘”发布的文章外,所有文章均为作者原创或授权发布,任何媒体与自媒体转发请通知我们获得原作者授权事宜,否则一经见到,举报到底!
  • 本站发布的文化活动信息均非广告,票务等任何收入与本站无关,演出等信息以各主办方发布的最终版本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