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稻田薅草的记忆

哈尔滨故事 5个月前 (07-30) 0

作者:王树元 

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曾在《人民铁道报》、《黑龙江日报》、《哈尔滨铁道报》 、《哈尔滨党史》等刊物发表多篇文章。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每逢“八一”建军节到来,都会让我想起在部队的那段生活……

1981年是我参军的第二年,这一年我所在的连队正在执行军训任务。6月12日,连队突然接到命令,让连队13日赶到大洼县师农场,执行稻田薅草任务。正在操场上训练的全连,紧急收队,连长、指导员作了“战前动员”后,各班又开了如何完成这次薅草任务讨论会。

图片来自百度

13日清晨,我们全连乘4辆军车,在中午抵达目的地。师农场由于地理的原因这里没有水井,吃用都是附近的泡子水,但不能喝生水,烧开的水也是浑浊不清,水里有很多像辣椒粉一样的红色物质。虽说水质不好,但对人体无害。当天午休后,全连就来到稻田地,稻田地距离住处有一公里多。首先由农场工人给讲解,怎样区分水稻和败草及薅草的方法,而后以排为单位开始薅草。

给稻田薅草是我和一些战友有生以来的第一次,薅草身体呈直角型,脱掉军装,挽起裤子,双腿叉开骑在稻垄上,双手左右交叉在稻苗中找薅败草,烈日当头没有任何防晒措施,因身体失去平衡倒在水田里的战友时有发生。从下午14时到晚19时30分收工,虽说工作十分辛苦,但全连指战员都有信心在规定的时间里完成这次生产任务。

作者参军时穿的军装

从傍晚开始,这里的蚊子就铺天盖地来袭击我们。指导员概括总结说:“这里的蚊子体积小,飞行速度快,火力猛、杀伤力强……..”尽管我们都有蚊帐,夜里被蚊虫咬伤的战士不在少数。

第二天,我们3时30分就吹响了起床号,早饭送到地头,午饭回到住地吃,午间休息,以后就按这个作息时间。连长讲完话全连来到田里,开始新的一天工作,有的战士腰弯久了就跪在水里薅,有的甚至在水田里爬。近中午时,我感觉左大脚趾很刺痒,又有疼的感觉,我抬脚一看有个黑东西,以为是泥块儿,用水洗了洗,可是用手一摸软囔囔的,这可吓坏了我,莫非这就是老兵说的蚂蟥,我被吓得连喊带叫,一屁股坐在水里。听到喊声的排长急忙走了过来,把我扶上岸,拎来一只鞋,用鞋底使劲地拍打我的脚,随着拍打蚂蟥也慢慢地缩了出来,排长又用力在患处挤了挤,直到挤出血来说;“没事了,别害怕这是小事。”说是没啥事,但我心有余悸,连忙穿上了胶鞋。许多战友看到我被蚂蟥咬了也都穿上了鞋,穿鞋在水田里薅草是很吃力的,每走一步都要使劲。两天后穿鞋的战友又都脱掉了,我们预计20天的薅草任务提前两天完成了。回到营房,几天后每个战友们的肩膀都一张张地暴皮。从此,我深深地理解了“谁知盘中飧,粒粒皆辛苦。”的诗句,打那以后从不浪费一粒粮食。

作者1981年8月22日与战友合照

时间虽然过去了30多年,但在师农场水田薅草那18天,却永远地留在了我的记忆力里。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完整的作者信息(包括作者联系方式)以及本文出处(来自大话哈尔滨)。转载前须与作者联系,取得作者的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