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回记忆深处的印记

作者简介:黎纲峰 ,雕塑家,哈尔滨文史爱好者。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寻回记忆深处的印记

OLYMPUS DIGITAL CAMERA

01.那一年春天,因父母工作调动,我们一家三口搬进了电车街十二号院内。这座日式老楼共三层,整体结构成“回”字形。所以大家都习惯将它称为“圈楼”。

02.老房子的楼梯又陡又暗,斑驳的墙皮一碰就掉。白天还好,一到夜晚不打手电根本不敢下楼。

03.圈楼的窗户都是木制结构的,所以一入冬就要封窗户。窗边挂着一排准备过冬吃的大葱,窗台下的棉被里藏着过冬的秋菜。

04.圈楼的屋子都很狭小,一户基本住着两到三家。厨房和厕所都是共用的。自来水一年四季都很凉,夏天还好,一到冬天水凉得刺骨。母亲常把空饮料瓶装满水放到暖气上,早上起来,瓶内的水用来洗脸温度刚刚好。

05.楼上王淼家在三楼缓台上养着几只大公鸡,每天早上大公鸡准时打鸣,不用看表听着鸡叫起床。午后我常能看见大公鸡在栏杆上闭着眼睛打瞌睡。

06.在圈楼楼顶家家都竖着一个自制的天线,自制的天线能接收到四五个频道,有时信号还不好,雨天风天更是得爬上去调天线。

07.圈楼是典型的大杂院,门基本不锁。到了饭点一开窗户就能知道邻居晚上吃什么。生锈的门把手早已被摸得发亮,当时做梦都想要一把老门锁的钥匙。

08.我家对门薛姥爷养着一条神奇的狗,它会买报纸。每天早上常叼着钱去斜角街报摊买报纸,我常常拿糖豆去逗它嘴里的钱和报纸,但从来没成功过。记得有一次薛姥爷独自在家心脏病发,它疯了一样,在大院内嚎叫。嚎叫声惊动了左邻右舍,邻居挂了120,薛姥爷得以获救。后来听说,在薛姥爷病逝后第二天狗也死了。

09.三楼的楼梯是玩耍的绝好地方,我常拿“摔炮”从三楼往下扔,炸得楼道里火药味十足。

10.三楼的缓台视野开阔,能看到整个后院。在缓台上打雪仗,常打得一身是雪。

11.冬天在三楼缓台常能看到一楼捡废品的于大爷,拿水壶往废报纸上浇水。冻成冰坨的报纸放在中间,再拿普通报纸伪装好,打成捆,转手再卖给回收站。小学毕业后,我们全家搬到了隔壁街住,我还常能看到他的身影。

12.我在圈楼生活了五年,这里有我童年的回忆,也有我求学路上急匆匆的脚印。有我和家人的欢乐时光,也有当时生活的艰辛。我用画笔记录着圈楼的印记。虽然时间在点点滴滴地流逝,可圈楼的印记随着时间的沉淀,将永远存留在我的记忆深处……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转载请务必作者联系,取得作者的许可,并保留作者信息。
  • 转载请标明来源:大话哈尔滨,文章地址: http://imharbin.com/post/42496
  • 黎纲峰

    雕塑家,哈尔滨文史爱好者。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寻回记忆深处的印记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