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哈尔滨老人的对话(一)

图片来源:51yuansu.com

一日闲来无事,两个老哈尔滨的耄耋老人,凑到一起喝酒闲聊解闷儿,竟然议论起哈尔滨的前世今生来。因为他们俩是用于消磨时间,毫无意义的闲扯胡聊,所以没有必要披露二老姓氏名谁,就权当做路人甲,路人乙吧。

路人乙:老兄,我发现你这几天气息不顺,谁惹着你了?

路人甲:啥呀,你没看见网上的信息呀?中国经济百强城市GDP含金量排名,哈尔滨仅在银川的前面一点点,而银川是全国最差得十城市之一。

路人乙:你吃饱了撑的呀?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和你有啥关系呀?

路人甲: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哈尔滨是我们的家乡啊!遥想刚建国那咱,东北的大城市沈阳,大连等都无法与哈尔滨争锋,现在呢,哈尔滨还能跟人家媲美么?现在大连、长春都排在哈尔滨前面了,作为一个哈尔滨人能不思绪万千吗?唉!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全国各地,大小城市异军突起,辉煌一片。而如今的哈尔滨,正在淡化它的光环呀!

路人乙:是呀,我听说现在哈尔滨的人口每年有百分之二十一的比例流失,哈工大每年没有几个毕业生留哈。看起来呀老伙计,咱俩还真的琢磨琢磨哈尔滨是怎么了?

路人甲:不应当呀!虎落平阳雄心在,凭着哈尔滨昔日的辉煌不会、也不应该久居人后呀!

路人乙:言之有理,哎,你了解哈尔滨的历史,你就给我唠叨唠叨哈尔滨昔日的辉煌,给我说说历史上的哈尔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城市,我也好出去宣讲宣讲。

路人甲:好!我就给你唠叨唠叨,咱俩一边喝一边扯,也好出出我一肚子的闷气。我先从政治方面给你介绍。哈尔滨不仅是闻名遐迩的东方莫斯科和东方小巴黎,而且还是一座不同凡响的红色之城。首先,哈尔滨是中国最早接受和传播马列主义的地方;哈尔滨还有一条链接中国嘉兴南湖航船与十月革命圣地的红色交通线;中国共产党的早期领导人几乎全都到过哈尔滨;1907年,19岁的周恩来,来哈尔滨拜访他南开学校的同学邓洁民,还亲身观摩了一次哈尔滨铁路工人大罢工。另外,哈尔滨还有许许多多的辉煌历史不被人们所知。譬如,中国近代史上,被称为辛亥革命前奏的“保路运动”,就是哈尔滨的铁路工人首当其冲,并且起到了重要作用。这事儿是我在一本俄国人写的俄文书中看到的;革命导师列宁,还曾经给哈尔滨的铁路工人写过一封亲笔信,感谢中国的工人阶级对十月革命的支援。

路人乙:我的天呀!哈尔滨的这些事儿,哪一件不是惊天动地呀!真了不起!我怎么没听你说过呀?

路人甲:跟你说有啥用呀?如果其他城市有一件这样的事儿,那就得宣传的震天响。譬如说,中国共产党是1921年成立的吧,1920年前后上海、北京、武汉等大城市才开始成立马列主义学习小组,而哈尔滨,早在中东铁路修建期间,哈尔滨的工人阶级就开始接受和传播马列主义了。中东铁路不仅在山东河北招聘了几十万筑路工人,还从俄国招聘了大批的技术工人。这些来自俄国的技术工人中间,大部分是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他们在中国工人中间宣传马列主义,领导他们进行反帝反封建斗争,还有一些中国工人加入了他们称之为“国际党”的布尔什维克组织。早在1905年前后,在哈尔滨的道里区三十六棚(车辆厂前身)、地包(前机务段)一带就响起国际歌声了。1920年,瞿秋白赴苏联学习在哈尔滨逗留期间写的书中说:他“在哈尔滨闻到了共产党的空气。”

路人乙:原来哈尔滨这么了不起呀!你说的这些事儿都是真的吗?

路人甲:那当然了!我听说,人家“哈尔滨是中国最早接受马列主义影响的地方”获得了哈尔滨市社科联颁发的证书呢,并且与“列宁给中国工人的一封信”“哈尔滨的红色交通线”“哈尔滨铁路工人参加中国近代史上的保路运动”等还在黑龙江省委机关杂志《奋斗》上发表过呢。

路人乙:哈尔滨人如果知道哈尔滨的这些历史辉煌,一定非常振奋!

路人甲:我脑袋比较陈旧,我总觉得,重视、发掘、宣传哈尔滨的辉煌历史,是振兴哈尔滨的重要举措。

路人乙:那哈尔滨怎么不去宣传这些正能量的东西呢?

路人甲:原因可能是有一些人老是把过去的哈尔滨说成是沙俄的殖民的,所以,总是不敢宣传哈尔滨那时期的辉煌,就怕沾上美化殖民主义之嫌。这不是岂有此理吗?哈尔滨始终是中国的哈尔滨。哈尔滨从来都不是,也没成为过沙俄的殖民地。

路人乙:那你现在就给我讲讲理由根据,也让那些丑化哈尔滨的人闭上嘴。

路人甲:他们闭不闭嘴跟我有啥关系?咱俩在一起就是闲聊,等有时间咱俩再胡诌八扯吧,我上幼儿园接孙子去了。

李忠义

哈尔滨文学历史研究馆馆员,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杂文创作专业委员会理事,哈尔滨讲坛客座教授。

相关推荐

黄房子里的记忆

看到王保东的文章也勾起了我对黄房子的回忆。 我家是1955年6月5日,从锦州搬来哈尔滨的。那天将近中午下的火车, …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两个哈尔滨老人的对话(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