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商界名流的荣辱传奇人生——朱安东(七)

“田中太郎” 这个半吊子的日本国籍让朱安东背上了说不清道不明的黑锅,成为他汉奸的罪状之一。每次审讯笔录的开头在其中文名“朱安东、朱在田”的后面,都加上了一个“日本名田中太郎”,成为他身上抹不掉的一个恶名标签。
朱安东为何要加入这个半吊子日本国籍?审讯者未问,他自己也没说,审讯笔录里没有记载。笔者所走访过一些接了解朱安东的人也从未提及。另据不久前一位当年住在老道外的女士(其兄嫂是伪满洲国驻丹麦大使馆的外交官)回忆:“那时哈尔滨的中国人有加入日本国籍的,但极少极少。”而对于“关东州人日本籍”这件事情她并不知晓。三十多年前,我们在刚开始接触朱安东审讯档案时,由于材料的局限,也一直将朱安东的这个“田中太郎”视为其正经八百的“日本国籍”!
这就存在着这样一个问题:当年办案的公安人员或许也将朱安东的这个“田中太郎”当成了“正宗”的日本国籍。同时,这也引发出另外一个与之相关的问题:既然这个所谓的“关东州人日本籍”是当年日本当局在中国土地上非法强制实施的,我们不予承认。那么,这个“半吊子日本国籍”在当年公安局办案的层面上认为其存在,这是否妥当?无论是被迫还是自愿取得的。但这却又是朱安东身上曾实际发生过的一个不争的历史事实。
那么,当年的朱安东主动加入这个“半吊子日本国籍”的真实动机何在?客观上来说,凭借朱安东当时的个人财富与社会地位,他若想当个日本人,可以堂而皇之地申请加入正宗的日本国籍,而不必屈尊弄这么个“半吊子日本国籍”,这应当不成问题的。他也可以在哈尔滨二、三十家外国领事馆中遴选,申请加入某个国家的国籍,如英、法、美、德等,甚至也可以选择双重国籍或多重国籍,这些国家也当会乐意张臂欢迎他这位金主。然而,朱安东没有做这些,说明他当时的主要意图不是为加入外国国籍包括日本国籍,而是另有想法。
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没用的事是不会干的。做事的方向与作用是服从于其目的的。从客观上的角度上来看,这个“半吊子日本国籍”对于朱安东来说,能够为其直接带来便利的有二:一是进出方便;二是行商做生意赚钱。大连是他往返老家山东的必经之地,方便进出大连也就方便往返老家。但这并不靠谱,因为朱安东这户人家早已举家搬离山东老家安置在哈尔滨,八角村已无其他牵挂。而以之行商做生意赚钱为目的,应当说这个理由比较充分与贴切些。
1937年,朱安东筹资组建成立了他的国泰影业公司,1940年他将国泰饭店的股份抽出,全部用于投资扩大其电影产业规模,将其打造成以哈市为中心、放映网点遍及半个北中国的电影发行放映院线公司。朱安东相应地成为当时哈尔滨乃至东北地区最大的电影产业资本家。而作为当时比较繁华、总人口一百多万的“关东州”,也不失为一个较好的投资市场。倘若有可能,精明的朱安东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投资的机会。然而没过多久,随着1945年“八一五”光复日本投降、苏军的占据并长期管辖关东州,朱安东的这个半吊子日本国籍也就成为一张废纸,其有意于投资的愿望也随之化为泡影。这当是所谓朱安东“加入日本国籍”之事的来龙去脉!
笔者并非刻意要给朱安东这个人物的历史“翻案”,但研究历史当秉持史圣司马公的史学观点:力求真实,爱憎分明。我们评断历史的人与事应建立在历史史实的客观基础之上,让事实作证与注解。
上世纪三十年代初,也是哈尔滨电影历史的一个新开端,电影技术由默片(无声片)开始向有声电影方向发展变革。由于电影故事片的人物突然能自己开口说话了,这一新颖、喜闻乐见的形式,使电影市场一时异常活跃起来,各家电影院纷纷更换新型放映设备,争夺票房。作为自己的老本行、深熟此道的朱安东自然不会放过这一电影商业的发展机遇,打算在继续经营新世界饭店的同时,再操旧业一试身手。
1935年,朱安东将新世界西侧的大同电影院的经营权收回,自行经营,更名为国泰电影院。
新世界股份有限公司电影园于1919年开业后,一直由一白俄承租经营,1923年改名光明电影社。1931年白俄将电影院的经营权转租给业者宋福堂。宋福堂接手后于1932年1月1日开张营业,改称大同电影院。
时隔近六十年后的1990年,宋福堂之子宋德满老先生向笔者介绍说,当年这位白俄在欲将该影院向外出手转让时,朱安东也有意接手,但他们二人关系不睦。白俄跟宋福堂讲,我宁可便宜点把影院转让给你,也不给朱安东。1935年朱安东将影院承租权收回后,宋福堂将大同电影院迁移至道外十一道街,继续经营。

长春大众剧场,其前身为国泰电影院

1935年,朱安东在时隔十九年后再操旧业重新经营电影,已远是今非昔比了,靠着财大气粗发展很快。1936年,朱安东在吉林长春开设了国泰分院(是长春第一家放映有声电影的影剧院,一般白天放映电影晚场演戏剧,1939年著名京剧演员李少春曾率团在此演出,溥仪也曾来这里听过戏。现为长春五马路大众剧场)。1937年,朱安东在国泰电影院的基础上挂牌成立了“国泰影业公司”。该公司也是股份制运营,朱安东占十分之六的股份,并聘请两名日本人内田父子为顾问,自己担任总经理。国泰影业公司的办公地点就在国泰电影院内。
在日伪的管控下,有日本人做靠山,加上轻车熟路的精明经营,朱安东主导下的国泰影业公司迅速发展起来,曾一度强于哈市的其他电影公司,并不断向外扩张。而时隔若干年后,朱安东被指控于此间与两个人的命案有关,一个被逼死,一个被气死,矛头都指向了他,但却又都是难以核实确认的无头无尾之案。(待续)

郑文发

哈尔滨市地方志学会常务理事,哈尔滨电影历史研究者,国际摄影协会(IPA)会员、哈市职工摄影家协会会员,IC photo签约摄影师。联系方式:QQ865625989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一代商界名流的荣辱传奇人生——朱安东(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