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的旅行-圣母守护教堂与霁虹桥

哈尔滨故事 6年前 (2012-03-10) 1

作者:孙小赖 ,爱生活,爱自己,爱大家。


整个冬天都降雪很少的哈尔滨,终于在迎来春天之际,赏赐了我们思念已久的一场大雪。

看到鹅毛般的大雪,并不觉得冷,而是非常的兴奋,于是,马上回去拿相机,开始雪中梦幻的旅行,第一站就是圣母守护教堂。

圣母守护教堂

圣母守护教堂,又称圣母帡幪教堂、乌克兰教堂,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东大直街268号。占地面积3000平方米。原为俄人旧墓地,最初在墓地建造石结构祈祷所一处,高约2米,内设圣母像和烛台。1922年动工建造了木结构教堂。1930年由俄国著名建筑师日丹诺夫设计,仿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圣索菲亚大教堂的艺术风格。在木结构教堂的基础上,重新建造了现在的砖石结构教堂,现在是中华东正教会哈尔滨教会教堂。至今这里还存有1899年在莫斯科浇铸的重达2600公斤大钟。它是罗马式的建筑,也是希腊东正教教堂的基本样式。当时因为这个教堂由在哈尔滨的乌克兰信徒管理,故名乌克兰教堂。1984年政府重新修缮开放。

圣母守护教堂

教堂正中的上方,为一巨大的拱弯,覆于圆形围墙之上。墙上有12个窗口,窗棂上镶有彩色玻璃,构成十字架图案,拱穹与圆墙之间,四角各有一上为小拱穹六面体小塔,塔顶各有一银白色小十字架,与大拱穹上东正教特有的两栋一竖一斜的十字架相配,宛若众星拱月。

圣母守护教堂

钟楼下开有正门。大厅内依墙有12根通天圆柱。左侧为一巨大十字架,上有耶稣受难苦像,诸多圣像,依次排列,并陈设许多东正教圣物。厅内有吊灯、壁灯、油灯、烛光,形成东正教堂特有的光源。

圣母守护教堂

堂内最高处为圣所,为一堂中最尊之地。天门两侧有一坡状小桌,迎门居中为一方型高桌,上盖紫缎,即宝座,置有《福音经》及其他圣物,正中为圣龛,龛内供有圣体,龛前有七星灯。宝座左右两侧,均有高大十字架。正面墙上,绘有巨幅天使祝福的主复活圣像。教堂正门前列两口大钟,原为尼古拉中央大教堂被毁后的幸存物,其中一口重1.3吨,1890年铸于莫斯科,颇有历史价值。

教堂修葺完工后,于1984年10月14日举行教堂命名日,举行隆重盛典,由该院掌院司祭朱古朴主礼,由从北京特地赶来的杜立福司祭为副祭,主持开堂祝圣仪式,从此恢复了东正教徒的正常宗教生活。

哈尔滨市东正教堂恢复宗教活动,不仅在国内引起良好反映,也引起国际信仰东正教国家的瞩目。开堂不久,就收到苏联莫斯科牧首办公室兼白俄罗斯督主教非拉列特和当时希腊驻华大使瑞拉斯的贺信。开堂以来,至1990年末,先后接待了29个国家和地区的外交官、学者、教授、记者、留学生、银行家、宗教界人士和信徒3300人的参观或礼拜。

由于天气的原因我没有办法进到教堂里面,但是看着雪中的教堂,心中又生出一种崇敬之情。

这个下面有一个地道。

圣母守护教堂

告别了圣母守护教堂,我走到了霁虹桥。

位于哈尔滨道里区和南岗区及道外区的分界点,是横越松花江的滨洲、滨绥铁路跨线桥,更是全哈市的交通枢纽和咽喉地。

霁虹桥

十九世纪末,沙俄对我国东北地区进行野蛮侵略,并开始修建中东铁路。在修筑滨洲干线工程中,临到交通枢纽地时,发现这里是一片杂草丛生的原野和低洼地形成的水沟。由于修建铁路,迫切需要将松花江上运来的器材物资转运到香坊地区去,于是,当务之急便是就地建个大型木桥,当时起名为秦家岗大桥。

自1901年10月2日大桥通车起,这座木桥就承担起桥下通火车、桥上行车行人的功能。后来木桥需要维修和大修,根据铁路发展和市政交通的需要,政府决定在原址上修建个永久性桥梁。

经建筑师斯维利道夫和桥梁设计师符·阿巴力的合作,设计出的桥呈弓形,犹如长蛇之势,是典型的欧式桥梁建筑。桥长51米、宽27.6米、车行道宽21.4米、两侧人行道宽各3.1米。桥的两侧有斜对称的塔式建筑,塔座为长方形,四周各有24个花环状装饰的浮雕,秀丽挺拔的花盏灯座,镂空嵌花的铁栏杆。构思巧妙、铸造精美,更有镶嵌着“飞轮”标志的中东铁路路徽,多了一层历史感,也丰富了桥梁建筑的艺术性。整个霁虹桥没有一个铆钉,没有一个螺栓,建筑风格独特。这座桥在哈尔滨建筑群体中给人以独特的美感,是一道亮丽的景观。

霁虹桥

建筑霁虹桥动用了大量劳力,仅建筑费用约三十万元大洋。当1926年11月28日举行落成命名典礼时,参加人有哈特别市市长储镇、中东铁路局长叶木河诺夫、特区行政长官张焕相、东铁督办于云章以及东铁理事会中的中俄理事等人。特别是由中方理事、时任哈尔滨工业大学校长刘哲为桥题名,他援引了杜牧的《阿房宫赋》:“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句中霁虹二字,定名为“霁虹桥”。其意霁虹者,谓雨止云散,长桥如虹是也!

改建后,取名为“霁虹桥”。由当时的哈尔滨工业大学校长刘哲老先生取义于《滕王阁序》中“虹销雨霁”语句。也有人考证,原引自杜牧的《阿房宫赋》:“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中的霁虹二字,定名为“霁虹桥”。“霁虹”者,雨止云散,长桥如虹是也。

 

    [  责任编辑:长河 ]

大话哈尔滨

黑龙江最活跃的城市文化主题互联网社群

大话哈尔滨

更多精品文章与互动、活动,欢迎关注大话哈尔滨微信公众号(ID:imharbin)

声明:

  • 文责自负,本文内容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 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完整的作者信息(包括作者联系方式)以及本文出处(来自大话哈尔滨)。转载前须与作者联系,取得作者的许可。
  • 本站发布的文化活动信息均非广告,票务等任何收入与本站无关,演出等信息以各主办方发布的最终版本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