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林里道斯从秋林商场撤柜风波

3月4号,清明假期即将结束,两个远道来哈尔滨玩的大学同学,临走时想带点红肠回去,于是我们一行三人奔赴秋林。然而秋林商场地下室的情景却和往常有些不一样:平常排在里道斯红肠专柜前面熙熙攘攘的长队没有了,甚至连里道斯的柜台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秋林食品”的柜台,里面摆着秋林食品生产的大列巴和红肠等产品,销售人员也都是穿着白大褂的秋林食品工作人员。

秋林里道斯 (图片来自网络)

原来的里道斯红肠去哪儿了呢?电梯口几个身穿里道斯工作服正在发传单的姑娘给了我们答案——里道斯红肠已经在秋林商场撤柜,以后想买里道斯红肠只能到其他几个连锁店了。回头看看商场地下室,秋林食品的柜台前也有穿着“里道斯”字样服装的姑娘在发传单,告诉大伙这里不卖里道斯红肠了。很多人听了转身就走,商场里显得颇为冷清,秋林食品的工作人员和里道斯发传单的姑娘们大眼瞪小眼,空气里都透着点剑拔弩张的意思。跟很多其他来买红肠的人一样,我们一脸茫然地拿着宣传单离开秋林,按图索骥,很快就找到了相距不远、位于果戈理大街365号的秋林里道斯专卖店。

秋林里道斯(果戈理大街365号,不明真相的群众围观秋林里道斯贴出的通告)

秋林里道斯(秋林里道斯的单方面通告)

看完里道斯的通告,这才大概明白了,原来合作得挺好的两家独立公司秋林集团和秋林里道斯食品公司因为某些原因闹翻了,关系破裂最直观地体现在里道斯红肠从秋林商场撤柜。至于不再合作的原因,是不是像里道斯声称的所谓“股权收购”问题,目前还不得而知。加上两家公司的历史渊源、矛盾纠葛比较复杂,短短一篇通告难以详述,这让很多人越看越糊涂,尤其是一些上了年纪的阿姨,因为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而看得直摇头。其实不再合作的原因是什么并不重要,对普通百姓而言,我们更为关心的是还有没有红肠可买和在哪儿能买到?许多从秋林循着宣传单上的地址而来的顾客,甚至看都不看这则通告就去排队了,里道斯红肠本身就是最好的宣传,胜过任何通告。

秋林里道斯
(按图索骥而来的顾客在门口排起长队)

店里略显拥挤,队伍一直排到了门外,相比秋林地下的冷清,这里的红火越发衬托出哈尔滨人对里道斯红肠的热爱——正好像烤鸭之于北京人、“狗不理”之于天津人一样,红肠已经是哈尔滨人生活和文化中不可或缺的元素之一了。撤柜并没有丢掉顾客,仅仅靠几张传单,里道斯就把迷失的顾客又拉回了门前的队伍,他们凭借的是经年累月的信誉和品质的积累。

秋林里道斯(入店左侧的里道斯红肠专柜)

然而这件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3月4号下午,秋林公司要求里道斯员工停止在“秋林食品”柜台前散发传单,一番争执无果后,双方发生肢体冲突,造成里道斯两名男员工受伤,其中一名受外伤、脑袋迷糊,另一名为皮外伤。秋林公司保安部则声称,冲突造成6名保安人员受伤,有的鼻子出血,有的眼睛、嘴角、头部被打青肿。事后经过协商,虽然冲突造成不同程度人员受伤,但都没有大碍,双方不予追究。

其实,秋林里道斯和秋林集团的这场撤柜风波,很大程度上源自于“半路杀出”的天津颐和黄金制品有限公司。2004年,秋林集团被温商创办的黑龙江奔马实业控股,2011年,天津颐和黄金制品有限公司持有奔马实业70%股权,间接成为秋林集团的实际控制者,于是就有了以上风波。实际上,先后两任控股股东奔马集团和天津颐和黄金关于秋林集团的股权交接早在2010年就已经开始了,之所以持续一年之久,不过是双方高层在股改和重组问题上的角力稍显漫长。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我国许多中小型企业受到冲击,企业合并甚至收购以应对挑战的传闻屡见不鲜,优酷、土豆合并就是最近的一例。从这个意义上讲,秋林集团的大权旁落,也不过是经济全球化在苍茫东北大地上的一个微小缩影。只不过眼见当年风光无限的秋林公司,如今沦落到外埠商人入主的境地,对老哈尔滨人而言,这个缩影里难免要透着些英雄迟暮的悲凉感吧。

苏炬

苏醒的苏,火炬的炬。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秋林里道斯从秋林商场撤柜风波